本报记者李文龙

例如日本《产经新闻》曾在今年1月报道称,金正恩四次访华,第一次和第四次都是乘专列,中间两次则乘专机。报道还煞有介事地分析称,从他乘坐的交通工具可以发现:坐专机来中国是和中国领导人商量重大问题,坐专列来则是除了商量重大问题之外,还要到中国某地考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