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然供给侧不关心需求侧,长期下来需求侧也就不再关注供给侧:投资者不关心IPO公司质地而只是关心是否能中签,并且认为证监会应该为上市公司质量负责。